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严歌苓:看《归来》时一直哭_a

发布时间:2020-01-18 10:26:11

由张艺谋执导,陈道明、巩俐主演的电影《归来》正在热映,这部改编自著名作家严歌苓小说《陆犯焉识》的电影作品,感动了无数观众。近日,严歌苓《陆犯焉识》(新版)媒体见面会在京举行,记者通过出版方作家出版社采访了严歌苓。

视角转向男性精英

《陆犯焉识》在2011年由作家出版社推出后,陆续收获 “2011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长篇小说榜首、第三届图书势力榜文学类十佳、2011年度中国作家出版集团长篇小说奖等十余个奖项。评论家称:“《陆犯焉识》以深远的济世情怀,将知识分子陆焉识的命运铺展在中国政治这块庞大而坚硬的底布上,从而检视了残酷岁月里生命可能达到的高度。”

“《陆犯焉识》是我投入精力最多的一部小说,主人公原型是我的祖父,我为这部小说酝酿了十几年,创作也经历了诸多波折,而且这也是我第一次用电脑写作。”严歌苓说,为写这部小说,她需要将从亲人口中听来的碎片化的祖父故事“黏合”在一起,并多次往返于主人公盛年时流连的华盛顿、上海和其后半生作为右派被禁锢的流放地西北大荒漠体验生活。

严歌苓以往的《扶桑》《金陵十三钗》《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等作品多是把视角聚焦在边缘女性身上,而《陆犯焉识》却把视角转向了男性精英。与《归来》不同,严歌苓在原著中最想表达的并非爱情,而是自由,这是她分析祖父人生而择出的主题,“我祖父是个很有才华的公子哥,却在40岁自杀,我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他是被家庭和社会困死了,他一生最缺乏的就是自由。”

错位的相爱很极致

谈到电影《归来》,严歌苓说:“张艺谋对原作的改编是非常巧妙的,电影的容量很有限,他选取了小说中最极致、最有表现力的一部分来拍摄。在短短一百分钟里面,一对因为各种原因而长相别离的男女,在经历过浩劫又走到一起,这种相互的寻找、错位的相爱很极致,就好像一首寓言。”严歌苓说,她看《归来》时一直在哭,“我不了解年轻观众的感受是否会如我一样,但是我觉得这个故事打破了年龄、时代甚至种族的界限,它用了一种人类可以流通的情感表达方式去呈现,从小说到电影,是一种很大的成功,我给电影打99分。”

而谈到陈道明和巩俐的表演,严歌苓更是不吝赞美之词:“我一听说陈道明来演,就觉得他特别像,他有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知识分子的气质,这种感觉很接近我祖父,虽然他实际上不是在演一个知识分子,而是演一个不断失望的老丈夫,但是他身上仍有一种天生贵族的贵气。巩俐的表演让我完全折服,我笔下的冯婉喻是一个跟她气质完全不同的娇小单薄的水乡女人,她的表演彻底颠覆了我小说里写的样子,她的演绎用一个字来说就是 绝 。”

严歌苓的许多作品成为影视改编大热门,与导演们的合作有哪些令她印象深刻的地方?“张艺谋是个心地单纯的人,他特别辛苦,似乎就没别的兴趣,整天就是弄剧本、拍电影、剪片子,我在看他电影的时候,潜意识里就会有他做电影的形象。”而让严歌苓觉得最贴心最舒畅的就是和陈冲的合作,“虽然我们就是像过家家似的很快弄出一个剧本,然后俩人一块做事情,贴心地谈一些问题,比如没有投资了怎么办等等,这种经历终生难忘。”

通过小人物写大历史

很多读者发现,严歌苓很喜欢写一段民族历史投射在小人物身上,“我有这么一个想法,就是通过各种各样人物的个人史来写我们的共和国史。比如说,同一个时代的人,经历过的历史事件是相同的,但是这些事件对他们形成的冲撞力和造成的后果是不一样的,把他们的个人 编年史 写出来,实际上把这个大历史就写出来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写作。”严歌苓说。

严歌苓说,在小说主人公的选择上,她更多的都是听周围人讲故事,然后从中选取有趣的人物,过去的《一个女人的史诗》《第九个寡妇》等,都是在听来的故事基础上创作出来的,“我自认为是一个好的倾听者,我会把那些故事中有趣的细节沉淀下来,融入作品中。”

现在很多作品都写当下,严歌苓有没有考虑过此类题材呢?严歌苓坦言,对她来说写当下是大挑战:“因为我常年生活在国外,如果我对题材看了有兴趣,我会到那个地方去生活,但这个都是很浅的,你要找到人家来跟你讲知心话是很难的,有时候觉得抓不住那个感觉,写这个还是要考量很久。”严歌苓说,她看了一些作家的作品,觉得他们还是很想突破自己,不想用传统的轻车熟路的方法写,“他们这种创新特别可贵。”

(实习编辑:王谦)

二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动脉硬化并发症能用通心络胶囊治疗吗
子宫内膜炎如何有效治疗
手术后便秘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