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苍白之手 第三百九十一章 特洛伊之战(三)

发布时间:2019-09-25 14:37:26

苍白之手 第三百九十一章 特洛伊之战(三)

千辆双轮战车在原野上狂奔,特意加长的车斗搭载四名特洛伊战士,连同随车的英雄、驭手,出兵数量少了四成,行军速度却快如疾风,在战场上呼啸而过。

守住自己营帐的希腊英雄,都有自己的战区,没有统帅阿伽门农的命令,不得擅自离开。毕竟陆续三拨人登陆,前后总共八万人,挤在漫长的海岸线上,比早上更加混乱。

十几天的海上航程,让很多水性不足的希腊战士状态大减,他们的意志有些消沉,得知将近两千人死掉,其中包括成名的英雄,小部分老兵油子都心生怯意,打算蒙混过日子。

不过来势汹汹的特洛伊人,吸取战车直冲敌人本阵,陷入四面是敌的困境中动弹不得,被普通小兵绞杀的教训,不仅在战马身上披盖沾水的厚毡布,还给这些驯服的巨兽喂食了添加仙药的饲料。

特洛伊人的守护神,是圣山神灵中排位靠前,面目璀璨的阿波罗,司掌光明、音乐、预言与医药,因此神殿祭司都有效验很强的药方。

吃了加料的饲料,早上长途奔袭的战马,才能精力充沛地继续战斗,拖曳着更重的车斗,在地势平缓的斯康曼特尔平原,再次撒腿狂奔。

不擅长车战的希腊战士,照例组成一个个松散的战阵,他们看到横无边际的战车,在蹄声沉如震雷的战马拖曳下汹涌而来,不是曾经见过的两翼齐飞雁形阵,也不是层层叠叠的波浪阵,而是非常古怪,犹如断头台的斜面刀。

……

啸吼战场的赫克托耳,掩护特洛伊战士回城后,听到鲁斌的指点,与众多盟友在王宫军议,推演新的车战阵形。

特洛伊王国长期没有敌手,人民享受和平带来的富足生活,就连战士都有所懈怠。不过,在吸取血淋淋的教训后,和希腊人同样优秀的特洛伊人迅速成长起来。

“眼睛犹如鹰隼的潘达洛斯,细数希腊人的战旗,他们的战区都相对固定,不会轻易越线。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弱点!我方的车阵直冲近前时,迅速改为斜行,犹如利刃削走希腊人最坚硬的前方防线。随车的战士跟随英雄下车,趁机掩杀进去。各位,注意避开密耳弥冬王子阿喀琉斯和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所在的战区。”

赫克托耳的善意提醒,在场的盟友们立即表示愿意遵从,毕竟这位特洛伊王子,是和阿喀琉斯、墨涅拉俄斯交手,还能全身而退的英雄。

达耳达尼亚国王埃涅阿斯,赫克托耳的堂兄弟,由于击杀希腊王子帕洛特西拉俄斯

苍白之手  第三百九十一章 特洛伊之战(三)

,被众人交口称赞,多少也抚平了失去两位特洛伊王子的悲伤。

如果不是这样,特洛伊主将赫克托耳不会贸然决定下午继续开战,他想用更多希腊人的血,祭奠永远离去的两位兄弟。

……

当特洛伊车阵冲近希腊人防线的时候,头盔闪亮的赫克托耳发出狂啸,笔直向前的车阵随即强行扭转,车斗里的战士,举起巨盾防护侧翼,避免被希腊人的弓箭杀伤。

正面防备双轮战车冲击的长枪短矛,顿时失去克制的目标,车轮刻意加长的棱刺高速旋转起来,弃置是凡人的血肉之躯无法抵挡,即使声名远播的英雄,也不敢轻撄其锋。

“哗啦……哗啦”

双轮战车冲过之处,希腊人的松散防线,顿时被趟出一条血腥之路,长枪短矛纷纷折断,皮甲坚盾当场撕碎,成百上千的希腊战士,变成一堆碎肉永远地留在特洛伊的土地上。

如此惨烈的战斗,即使久经战场的老兵也看地身心发寒,畏战的情绪迅速滋生蔓延。当双轮战车离开后,从车斗里跳下来的特洛伊战士,在英雄们的率领下,凶狠地扑向手足无措的希腊人。

他们的身上涂着神殿祭司秘制的药膏,不仅令身体更加灵活,不容易疲劳,还能让沉寂的热血沸腾起来,身心都被勃发的勇气充满。

赫克托耳双脚落地,踩着没过踝骨的血肉泥浆,扑向被惨烈战斗吓坏的希腊人,没有看见盔甲锃亮的阿喀琉斯,他肆意发挥出卓绝的武技。

太阳剑的炽烈闪光,晃瞎一位希腊英雄的眼睛,没等对方反应过来,赫克托耳双手持剑斜劈,顿时将对手从肩膀到腰部斩成两截。

鲁斌注意到特洛伊王子与别不同的杀性,特意化为幻影接近到赫克托耳的身边,隐约察觉到药膏的清香,忍不住轻轻点头。

“据说特洛伊的祭司,掌握着效力不错的秘药,估计是远射者阿波罗的馈赠,我对此颇感兴趣!”

鲁斌的眼睛扫过连人带甲被劈成两截的希腊英雄,立即对赫克托耳作出提醒:“你刚刚杀掉裴内俄斯王子,捷足的普罗苏斯,他是枝叶婆娑的裴利昂国王藤斯瑞冬之子。”

赫克托耳此时已对出现在耳边的声音深信不疑,知道自己又干掉一位声名远播的希腊英雄,兴奋地扑向下一个战区,沿途胆敢阻截的希腊战士,都被他杀死——远距离用刺枪,近距离用太阳剑。

“神一样的阿喀琉斯,没有出现在战场上。我感受不到任何压力,屠戮为数众多的希腊英雄,轻松地就像杀鸡。”

鲁斌听到特洛伊王子的话,眼睛微微眯起,迅速扫视战场,的确没有发现身体泛出黄金灵光的阿喀琉斯。

“我看见了!珀琉斯之子等人还在葬礼仪式上追悼阵亡的英雄,希腊人的本阵被突然出现的敌人攻击,阿喀琉斯竟然被对方的主将缠住了。两人的体质竟然一样,都是刀枪不入的神体。”

赫克托耳还没有回过神来,就感觉到冥冥中指点他的声音迅速远去,他的心里顿时感觉到空荡荡的,可是特洛伊王子又无法抱怨什么,只能继续施展出犹如巨龙的怪力,杀死出现在面前的希腊战士。

鲁斌悄然离开战场,出现在希腊人骤然交战的后方,只是扫过一眼,就明白他们是特洛伊王国的盟友。

在这些攻击希腊人的战士身上,鲁斌发现奇特的气息,浑身缠绕着淡淡的海水气息,至于他们的主将,体内更是流淌着纯正的神血。

“浓度很高啊,应该是大地撼动者波塞冬之子!让我阅读一下他的过往人生……竟然被抵抗了,很受海神的宠爱。可惜,真的受宠就不会被暗中施加的影响,主动凑近这座前所未有的血肉磨盘。”

科罗奈国王库克诺斯,海神波塞冬和山林女仙同眠诞下的儿子,由忒纳杜斯岛的天鹏抚养长大,因此得名为库克诺斯,意思就是天鹅。他是特洛伊人的盟友

库克诺斯得到特洛伊人的支持,才建立自己的城邦,从海神波塞冬继承的神血,令他拥有呼唤鱼汛的本事,这就令新生的科罗奈王国在短短的时间内站稳脚跟。

尽管特洛伊国王普里阿摩斯没有求援,为了报答以往的恩情,科罗奈国王还是仗义地出兵助战。

生性狡诈的库克诺斯,在国内召集大军,乘坐桨船绕远路登岸,装作他们迟来的盟友,从后面悄悄地接近希腊人的后方营帐。

此时,希腊人正在追悼阵亡的英雄,神色哀伤地站在火堆旁边,两手空空地没拿武器,也没有穿上坚韧的皮甲,专注地举行帕洛特西拉俄斯的火葬仪式。

突然,希腊人发现被战车和全副武装的士兵包围,还没有弄明白敌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敌方的主将就率领军队展开了一场血腥的屠杀。

所幸的是,一部分密耳弥冬人身体不适待在营帐里休息,听到外面的厮杀声,强烈的呕吐和恶心的晕船症立即消失,手持武器冲出营帐,向面目狰狞的科罗奈战士杀去。

至于他们的王子,希腊第一英雄阿喀琉斯得知特洛伊人大举进攻,提前离开帕洛特西拉俄斯的火葬仪式,穿戴整齐地就要踏上战场,发现背后有敌人偷袭,他立即意识到这是特洛伊人的“诡计”。

为了避免前后夹击,希腊人阵营崩盘的危险,阿喀琉斯毅然而然地站出来,率领身边的伙伴和战友,向行事卑劣的敌人杀去。

他的怒吼声犹如天际滚过的炸雷,不论敌我双方,士气都急剧下跌,不过希腊战士看到阿喀琉斯的身影,失落的心智迅速恢复过来,并迅速向第一英雄靠拢。

阿喀琉斯站在纯白骏马拖曳的战车上,挥舞着火焰与工匠之神亲手打造的长矛,戳刺着出现在眼前的敌人,杀得科罗奈人抱头鼠窜,丢下一具具尸体。

在乱成一团的混战中,阿喀琉斯发现敌人的主将在追杀希腊战士,狂呼傲啸着提振着敌方的士气。

他立即吆喝神骏的白马,驱车向库克诺斯奔去,手中挥舞着长枪喊道:“年轻人,我不知道你的姓名,今天落在我的手里,即使死了也足以骄傲。记住,杀死你的人是女神忒提斯的儿子阿喀琉斯。”

说着,他用尽全力扔出标枪,这根利珀翁山阴榛木制成的长枪,如同电光疾射出去,撕开面前的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

可惜的是,尽管阿喀琉斯瞄得很准,标枪落在波塞冬之子的胸膛上,不仅没有造成任何伤害,还反弹回来掉在地上。

阿喀琉斯的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情绪,惊讶地上下打量着库克诺斯,好像对方也是刀枪不入的人。

鲁斌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啧啧称奇:“不是物理攻击完全吸收的神类体质,而是类似荆棘皮肤的攻击反弹?海神之力的确深不可测!无敌的阿喀琉斯,终于碰到对手了。”

宿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宿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宿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宿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宿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