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白苓飞的戏曲创作一种共通的审美

发布时间:2019-07-19 16:22:54

白苓飞的戏曲创作:一种共通的审美

【导语】2014年8月24日(周日)下午15点,沙龙对话:《刹那芳华--时空中的艺术与爱情、戏剧与人生》在北京时代美术馆举办。对话嘉宾:雪小禅 周好璐 白苓飞。 2014年8月16日,由北京时代美术馆主办、王艺策展的 禅心寄梦 白苓飞个展 于北京时代美术馆35层拉开帷幕。本次展览系统展出了白苓飞最新创作的《归梦》《寄梦》《祈梦》三个系列的50余件纸本作品,以及几件小型雕塑作品。此次展出的这三个系列 归梦 、 寄梦 、 祈梦 都源于白苓飞在 人性 的谱系学语境中所寻找的表达主题。 【主持人】:今天我们的话题叫时空中的艺术与爱情、戏剧与人生。说实话这个命题其实并不十分深奥和难懂,可以说我们每个人实实在在的生活都在经历着这些,我们发起这样一个活动,应该说是禅姐和白苓飞老师两个人在工作室交流的时候,突然有这样的想法,想把一些情感的东西,在艺术创作中遇到的一些创作跟生活中的一些想法跟大家做一个分享,其实目的也非常得单纯,今天来到这里,在这里我首先也要代表时代美术馆感谢我们的两位嘉宾,也感谢我们所有来到现场的朋友们。白苓飞戏曲作品 白苓飞的戏曲创作:一种共通的审美 雪小禅:我觉得还是你的个人特质,你看你画的戏曲人物,你也在画戏曲,戏曲对你画中构成的元素是非常重要的,画戏曲的这些画家,林风眠、韩宇、马德、关良,我特别想问你,你觉得你跟这些画家,比如林风眠他也画戏曲人物,还有关良、马德,还有我们河北的一个画家韩宇,你觉得你跟他们有些什么不一样? 白苓飞:这个我可以谈到一点,因为他们的这些画戏曲人物的画家,他们的画面当中更多的追求笔墨之间的一种趣味。 雪小禅:还有叶浅予他也画,画《白蛇传》。 白苓飞:叶浅予老师画的戏曲任务是特别喜欢表现生动的造型(线条),表现他的造型,很丰富的点划之间的一种关系,如果戏曲对于我本身来讲,我更注重它的一种审美,表现审美跟笔墨上面那种纯绘画讲的一种趣味,还有线条是不一样的,这种戏曲上面的一种审美跟我们骨子里面,中国人骨子里面对于美的审美它是共通的,艺术上也好,山水画上也好,在戏曲,在中国的传统音乐里面也好,他们有了一种共通的审美,这种审美我觉得我很难用言语去描述它。其实我用的戏曲元素比如说昆曲的造型,因为这些造型其实就是为了修饰这种脸形,让他变得更好,让整体的视觉感觉变得更丰富、更完美的一种展现,在我的画面里边其实我就是骨子里面希望觉得它是我们根深蒂固的。 只有我们才会这样子去把握,认为它是最美的一种浓缩,最美的一种提纯。所以我在用昆曲造型的时候其实是有这样子的,因为我所有的作品里边就是想要把这种生命当中最完美的,最唯美的那种画面,那种瞬间想让它留下来,让我对于生命当中最强的一种感动,最美的状态表达出来,它就成了我这个最完美当中的那个构成部分。 雪小禅:可不可以这样说,那些画家画得很具体,把他的趣味性表现得很淋漓尽致,也很充分,但是我总感觉到也许跟苓飞更靠近一些或者是跟灵魂更吸引一些。她没有画具象的牡丹亭,其实她是画的牡丹亭的魂,他把魂画出来了,把杜丽娘那个仙气画出来了,她在画这个女人的梦,大家看她画里的线条,她画女人的头像,还有各种姿势,大家觉得这不符合我们传统对戏曲的审美,恰恰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高的,非常难得的一个境界,因为这种审美并不是说每一个说画具的,画具象的,画趣味的一个画家能够表达出,表现出来的,因为那几个画戏曲的大师,韩宇、关良、马德、叶浅予、林风眠他们的作品也非常好,从精神内核或者气质上白苓飞画的戏曲人物更靠近林风眠先生一些,因为林风眠不具体到那一出戏,包括林先生画的仕女图像。 白苓飞:他也是一种审美上的延续。也是自己灵魂深处想象的那种样子。因为我们的戏曲是特别综合的一种艺术,又有诗意,又有舞台,有灯光,还有各种造型,整个是非常综合的一个综合体,我们可能对这样的一种画面的把握的时候,可能更多地需要从一种情感的角度去切入,从那种整体审美的一种感觉去把握它,很难说不可能再现一个舞台,也不可能把那种音乐,那样的一种动态,那都是一种时间性的艺术。 雪小禅:完全脱离了中国传统水墨的那种画法、技法,我概括苓飞的画,也许我有偏爱,她是没有技法的技法。一个画或者是文字没有技法其实是很高的一个境界。前两天散文选刊约我评了一篇稿子,就是评贾平凹写给母亲,全篇文章只有不足一千字,他母亲离去三周年他怀念他的母亲,他没有用一个形容词,但是最后却让你看到忽然泪下,完全是白描的手法,没有文字的华丽,也没有文字的雕琢,都是白描的手法,行云流水,但是你感觉到最深的疼痛在里面,所以说最好的艺术一定是不着痕迹、不动声色、不用力气,苓飞的画做到了这一点,她根本没有用力气,我觉得用力气的东西一定不是好东西。

微店铺
做微商城是什么模式
小程序如何制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