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翻转异次元 第五十三章 化险为夷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0:37

翻转异次元 第五十三章 化险为夷

吸力越发的强盛,两人调动起全身的力量抵抗着、坚持着不被卷走,脚下的泥土也被拖出一层深深的痕迹,周围早已片瓦不存,可以看出此刻情况已是十分危急了。

“丫头,你快点走,别管我。”董瑞咬着牙狠狠的喊到,身处已经完全失衡的能量立场之中,再继续拖延下去,俩人都会双双殒命,他并不是没有一点眼力劲,这丫头明明可以自己一人逃走,却为了带上自己选择留下来,可自己是个男人,怎么能让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小屁孩这样保护自己。

曾絮却并未理会董瑞的催促,他现在自身难保,终于不会来打扰自己释放魔法了,想到这下意识的伸出小手一把扯住身旁站立不稳的男青年的腰带,同时再次强行提升、调动起身体深处潜藏的魔法能量,原来已达到能量顶峰的身体,由于持续的提升,开始渗出点点魔法萤光,周身淡蓝色的绸带也愈发深邃。

之前还在与漩涡吸力僵持的俩人,渐渐有了远离的势头,可刚松口气没有几个呼吸,“轰隆...”随着一声震响,两人又被往回拉去,原来是漩涡即将崩溃,所以引力猛然间暴增。

“不行!还不行,引力太大了。”董瑞说着,双手连续凝聚出数团微弱的光亮,接二连三的朝着伸手不见五指的漩涡中心扔去,“哧...”仅仅发出几声轻微异响,便再无动静,如飞雪遇见骄阳,消融的无声无息。

“不行吗?”董瑞等待着,等待着哪怕能减弱一分威力,哪怕能拖延一瞬时间,但结果确是令人失望的,半晌依然毫无反应,心中难免有些落寞,自己这么年轻,还未娶妻生子,梦想也没有实现,就要在第一次探险中死去,他双手紧握成拳,满心的不甘涌上心头,却又无可奈何。

就在要放弃时,忽的感受到身边衣襟飘舞,凌厉的风刃刮得皮肤生疼,下意识的侧目望去,不知何时,黑暗的空间早已被全身笼罩在淡蓝色荧光的曾絮所点亮,只见他青涩的脸庞神圣而庄重,吹弹可破的玉肌上镀上了一层薄薄的蓝芒。

她周身爆发出的源源不断的磅礴能量,不停地涌向黑暗中的漩涡,两种能量互相对抗着,那压迫感,足以让人心生敬畏,而在被这股力量完全笼罩的自己,再也没有受到先前那种力量的拉扯,“砰!...呼...”就在自己目瞪口呆之时,先是来自于远处黑暗漩涡处的一阵爆鸣,紧接着无数吸入漩涡的碎石、尘土、植被都被一股脑的抛向四面八方,化为凌厉的攻势朝着自己这边砸来。

董瑞下意识抬起手臂护住面部,“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没有丝毫被砸中的迹象,仰头望去,曾絮周身飘舞的无数绸带化为根根触手,舞动、腾挪,不断变换着形态,将所有攻击一一化解、抵挡在数丈之外,放下手臂,目光直直的盯着那个不起眼的小女孩,心中满是疑惑,为啥她能有如此能力,对抗于樵夫都避之不及的能量力场。

而曾絮虽然没有在意青年灼热的目光,却也同样满心疑惑,先前明明使出全力用来逃离,可连抵抗也十分勉强的引力,因为危急时刻,胸口衣领夹层中那枚“凤蝶玉簪”莫名的炙热,被悄然化解。

自己只是依稀记得当时身体犹如泄洪之堤,打开了闸门一般,能量倾泻而出,而一直背负在身后的魔雾树干,则源源不断的输出魔能供给自己,同时,身体竟不由自主的操控着这股强大的能量进行施法,诸多自己从未使用过的魔法,不知为何突然一股脑的出现在自己记忆深处,完全不能驾驭的庞大能量,也竟毫无负担的承受下来,并随心所欲的信手拈来,这些复杂的法术,使用起来出乎意料的如此娴熟,无有丝毫生涩,让人骇目惊心。

片刻之后,俩人周身的黑暗渐渐散去,露出一大片的鱼肚白,暗影漩涡早已化为虚无,于樵夫也不知所踪,随着“噗”的一声,环绕着女孩周身的魔能绸带淡漠于空气之中,周围一切也陷入一片死寂,万物在晨曦的映衬下,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只有少男少女静静的站在原地伴着一堆断壁残垣。

“你...丫头,你...怎么办到的?”董瑞此时早已是目瞪口呆。

“我也不知道,对了...那个坏人跑哪去了,你看到了吗?”曾絮只是草草敷衍着,她还记得在首饰店里曹掌柜的嘱咐,不能跟其他人提起这些东西。

“应该是在暗黑漩涡爆发之前就逃走了吧。”董瑞倒是被提醒了,立刻警惕的环顾起四周,见没有什么异常,才皱着眉头缓缓说道。

“恩,我们赶紧跟大家会合吧。”曾絮点点头,正准备操纵风之魔法,忽然想起什么,回过头,凝视着远方,声音落寞的说着“只是大叔已经...已经回不去了...”

董瑞也反应过来,一同望去,只是经过刚才一路的追赶,早已分辨不出皮肤黝黑的大汉死于何处,不过似乎也不再重要,他的尸身都已经化为血雾消散不见,自己能做的也只能是将他的死讯告知他镇子中的家人,如果他们还能够回得去...

一缕阳光斜斜的刺入眼眶,唤醒愁肠百结的俩人,“走吧...”董瑞唤了一声,随即回过身来,先一步朝着大部队离开的方向走去。

曾絮也只是紧抿着嘴唇,落寞的瞟了最后一眼,跟着青年的身后绝尘而去。

......

俩人并肩而行,沉默不语,各怀心事,也顾不得欣赏一路的丛生绿草,风景独好,行径了大概半刻有余,遥遥望见前方一片烟尘铺天盖地,在初秋的旭日下显得异常灰蒙、凝重。

“丫头,你在这等着,我先去看...”董瑞话音还未落下,身旁的人儿就不见了踪影,伴随着一阵稀稀疏疏的脚步,几个呼吸后就只能看见远处一个模糊的背影,“唉...”也只能叹了口气,接着一个飞身就窜了出去。

不过是追赶着跑了两三分钟,董瑞就渐渐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看见停在不远处一动不动的曾絮的背影,他疑惑的缓步走上前去,准备叫上一声

,然而见到眼前景象之时,声音却卡在喉咙中半晌说不出话来,抬到一半的手臂也僵硬在半空中不知是收是放。

血染红了葱郁、枯黄,遍地尸骸、断肢,模糊的血肉、撕碎的内脏,有些甚至还在颤抖、蠕动,可早已分不清哪些是兽、哪些是人...

拉萨性病医院排名
梧州治疗妇科医院
丹东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拉萨治疗性病的医院
梧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